「我爸爸不准!」缺少「心理边界」,即使50岁还无法独立

「我爸爸不准!」缺少「心理边界」,即使50岁还无法独立

 

我认识的一个朋友,自从有了孩子之后,就开始与丈夫分居,现在已经将近二十年了。

-我问她:「为什幺不离婚?”」
-她说:「我爸爸不准。」
-我感觉很奇怪就问她:「你在这个名存实亡的婚姻里这幺痛苦,肯定也不是你爸爸想要的呀!」
-她告诉我:「如果我离婚,我爸爸就会感觉很丢脸,他一定会狠揍我一顿的,我害怕。」
-看着她,我说「可是,你现在是五十岁,不是五岁,你不再是那个必须服从爸爸,否则就无法生存的孩子了呀!」
-她说:「我也知道,可是,我就是没有办法不害怕。」

很明显,我的这位朋友是缺少「心理边界」的。

她无法将自己感受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无法坚持自己的想法、无法在尊重自己的真实需要基础上做出选择。

因为,她害怕。

之所以会害怕,是因为她在情感中并未将自己感受为一个独立的人,而是感受为父亲的附庸,她必须服从于父亲的需要来安排自己的生活;她在情绪上无法让自己独立于父亲,她的情绪会被父亲的情绪所左右。

她无法区分自己的情感与父亲的情感不同;也无法区分自己的需要与父亲的需要不同。而这些不同原本都是正常的存在,无法意识到自己作为一个独立的人,有权力尊重自己的内心做出选择。对于她自己的事情,父亲是无权干涉的。

当然,她的父亲也是缺少心理边界的。他无法意识到女儿作为一个成年人,有权力决定自己的事情。

在这位父亲的世界里,女儿对他来讲,就像是他的一条胳膊一条腿,他拥有支配权。而女儿存在的意义,在于:让他感觉满足,感觉脸上有光,感觉他有十足的控制权,否则他就会觉得女儿是坏的。

这显然是无法允许女儿拥有她独立的生活:女儿的存在是要围绕他的需要被满足的,否则他就会暴怒。他的暴怒就是控制女儿的武器。

对于年幼的孩子,父母的情绪控制是非常强大的武器,可以非常有效地将孩子推进服从于父母的境地里去。而服从的结果,很可能是孩子失去了发展独立自我的勇气,这也是孩子无法发展健康心理边界的重要原因。

对于父母来讲,当孩子服从时,父母就会省心很多。比如当父母忙时(有时甚至是忙着打麻将),孩子就安安静静的自己玩,父母可能会非常得意于自己「教子有方」,可以教出这幺听话的孩子。

可是对于孩子来讲,他的安静背后,可能意味着:
他已经放弃了对父母的依恋需要,不得不退回自己的世界里来,自己满足自己。或者孩子无法忍受父母的疏离,用哭闹、闯祸的方式来争取父母关注的目光。

但是如果父母的内在世界里,需要藉助于管理孩子来获得控制感的话,他们就难以允许孩子发生这样失控的情况。于是孩子的哭闹成为非常容易激怒父母的方式。

父母的惩罚——
会使孩子对于表达自己的需要变得恐惧,他们便可能会放弃自己的真实需要,服从于父母;
或者将激怒父母变成他们的目标,反而忽略了自己的真实需要。

对于退回到自己世界的孩子,他们在自己的世界里当起了“王”。

他们可以在这个世界里将自己感受为一切都是按照自己想要的样子运转的,一切都应该由他们自己说了算。
是的,他成为了父母的样子。他也开始应用让他感觉受伤的人对待他的方式去对待别人。

当他以为自己是世界的主宰时,他就无法去尊重和理解其他不同的人,这会让他也去不断入侵别人的心理边界。因为他无法意识到:别人原本是拥有自己独属疆土的,是会与自己的想法、需要、情感等等有许多不同的。

当他面对的是一个心理相对健康的人时,对方可能会拒绝他的入侵,这就会让他感觉受挫。如果他拥有比较好的反思能力,这些受挫的体验可以引领他做出调整,最终还是可能会发展出相对健康的心理边界;如果他没有学会做出调整,就成为一个一直让周围人抓狂的人;而他自己也会很委屈,因为他并不是想伤害别人。

在他的世界里,他感觉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甚至是觉得是为别人好的,可是却让对方那幺不舒服。他无法理解自己的行为为什幺是对别人的伤害与入侵。
他做了父母之后,他可能还会像自己的父母那样:以为了孩子好的名义,继续限制孩子的发展。

对于父母不肯给予发展空间的孩子,父母的限制——既有可能激起孩子的强烈反抗:「我偏不听你的。」 其实这个偏不听,还是受制于父母的想法,依然不是独立;又可能使孩子为了安全,只好听命于父母,无法走上独立之路。

心理边界不够完整,无法拥有独立心理空间的人,会发生什幺呢?

在关係中,他们:
要嘛试图去控制他人;
要嘛恐惧与人产生真实的关係;
要嘛缺少独立的思考,一味听命于人;
要嘛不断入侵他人的心理空间,从而激怒别人;
要嘛内在世界一片混乱,对事物无法产生现实性的理解;
要嘛会处在情绪的极端动荡里,等等。

反正会让他的生命失去真实与自由的状态

所以,发展独立的心理空间,是让自己过上美好生活的基础。
只有当我们每个人都能够尊重自己与他人的存在,允许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他自己,按照自己内心的选择过自己的生活时,与人之间才会存在真正的尊重、理解、接纳;只有在这个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亲密关係,才是真实的亲密关係。

这就需要我们每个人都愿意发展足够的心理能力,去容纳和处理焦虑性内容。
当我们有能力自己去处理这些时,就不必再把它们扔给别人去背着,也就给了别人足够的空间去做他们自己,尤其是我们的子女。
当我们能够帮助我们的孩子成为他们自己,帮助他们成为心理健康的人,除了可以让孩子生活得足够自由,也是在为社会的和谐做出贡献。


本文授权转载自简单心理,原文:《与人共处:有边界的亲密》

HEHO编辑部整理编辑

上一篇: 下一篇: